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howsir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机甲战士的修仙录》最新章节。

重阳宫中,正是讲经说法的时候。

鹿清笃坐在蒲团上,揉了揉自己肥大的肚子,问旁边的师弟,“喂,今天清和怎么没来?”

陈清和是全真教首座弟子甄志丙的徒儿,素来品行兼优,刻苦努力,从未缺席过任何一堂课程,今日,他居然不在场,实属罕见,令人好奇。

小师弟道:“清笃师兄,清和师兄病了,在屋里休息,已经跟甄师叔告过假了。”

鹿清笃“嘶”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这样,看样子,清和师弟病得不清啊。”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巴结陈清和。

首座弟子之争尘埃落定后,赵志敬带着徒儿鹿清笃等人夹起尾巴做人,再也不敢闹腾,如今,师徒两个,赵志敬追在甄志丙后头,努力当好师兄,鹿清笃追在陈清和后头,努力与陈清和拉近关系,力图为师父助上一臂之力。虽然二人心思不纯,但是因为表面上的恭维、讨好,他们这一派反而和甄志丙一派和谐了起来。全真教内的其他派别甚至将他们两派视为一家了,抱团争斗的势头越来越明显。

下课之后,鹿清笃托着肚子,晃晃悠悠,笑容满面地与各位师兄弟告别,在宫中左绕右绕之后来到了后山,活死人墓外的荆棘林前。

鹿清笃仔细看了看雪地,寻到了一处凸起,脸上露出了笑,快手快脚将装有米面的篮子刨了出来。今日篮子里的东西与半个月前的不同,多了两个寿桃。鹿清笃不解,在“老地方”抽出了写了字的红纸条,只见上面写着:“恭贺/龙公子寿辰!”鹿清笃恍然大悟,心说,“原来这两个寿桃是给姓龙的祝寿的。”

鹿清笃对陈清和的行踪了如指掌,时常跟踪,因此知道这篮子东西是陈清和送的。他想不明白陈清和为何知道姓龙的生辰,也就不想,如以前一般,将红纸条收走。

龙和杨过素来不待见重阳宫中人,根本不理会送到门前的东西,任其腐烂、溃败,往往等到陈清和取回篮子再次送礼的时候,里面有什么也不重要了,没准儿陈清和还以为是墓里头的人将纸条拿走的呢!所以,鹿清笃不担心自己做的事情会被谁发现。他重新抓了些雪将篮子盖上,蹬蹬蹬赶回去见师父赵志敬。

马钰死后,刘处玄接任掌教,其下弟子依仗师父地位水涨船高,渐渐冒头。虽然甄志丙的首座弟子之位稳固,但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是受到了影响。再加上剩下的全真五子年岁已高,渐渐对徒儿的管制力不从心,因此,此时的全真教内暗流涌动,势力分配比丹阳子马钰在世时更加复杂。

赵志敬虽然在首座弟子之争中落败,但是他本身武艺超群,实力能力压同侪,不容小觑。在几次相助甄志丙后,已经得到了甄志丙的信任,如今,他可以算是甄志丙的得力“军师”。甄志丙为人正直,处事公断,为教中弟子信服,但他心眼儿有些直,处事略缺圆滑,很多内里的门门道道不如赵志敬看得清楚。每逢大事决断,甄志丙必要与之相询、相商,取长补短,已成习惯,对他的信任不在同门师兄弟之下。

鹿清笃返回之时,正好赶上甄志丙从赵志敬的屋中出来,那两人有说有笑,看上去真的是关系甚好,十分亲密了。

鹿清笃搓了搓冻僵的脸,笑容满面迎了上去,恭恭敬敬唤了“甄师叔。”,与师父一起目送甄志丙,直到甄志丙没了影子。

赵志敬揉了揉额角,有些乏累。

又是临近除夕之时,宫中将举行弟子较比,今日,甄志丙就是为了挑选较比主事人选而来,两人从午时一直商议到现在,实在耗费精神。

鹿清笃赶紧搀着师父进屋,端茶倒水,锤肩按摩。

赵志敬闷下一口热茶,长叹一声,皱眉道:“自从出了杨过那个小畜生叛教一事,每逢这个时候你师父我都得让人家背后戳脊梁骨,真是•••,气死我了。”

鹿清笃安慰道:“师父,过去的事就过去了,您何必为了那个小杂种伤神。”说着,从袖中将红纸条拿出,递给赵志敬,道:“师父,你看,徒儿今日发现了什么?”

赵志敬念道:“恭祝龙公子寿辰”,稍一思索,眉头松动,失笑道:“好你个甄志丙,居然还有这份心思,真是小瞧了你。”

鹿清笃不懂师父为何如此,问道:“师父,这事跟甄师叔有何关系?这是清和送的啊!”

赵志敬摆摆手让鹿清笃停下,端正了身子,双指并拢夹着红纸条晃了晃,得意道:“非也,非也,清笃,为师问你,你可知那姓龙之人生辰是什么时候?”

鹿清笃道:“当年,赤炼仙子李莫愁放出传言,其师妹于十八岁生辰之时比武招亲,群魔袭上终南山,徒儿虽不记得日子,可知道,那时是在春末夏初,便以为那姓龙的生辰该在快要入夏之时,今日见了这个纸条后,便糊涂了。”

赵志敬道:“难怪你糊涂。”挽了挽袖子道:“赤炼仙子只为添乱惹麻烦,她说的话全是胡诌,男的都能说成是女的,不可信,但是,正如你想的一样,咱们教中弟子只要是经历过群魔作乱的,一般都以为那姓龙的乃是初夏的生辰,毕竟咱们那日吃了大苦头,不但让郭靖破了天罡北斗阵,还让那些妖人烧了重阳宫,差点儿灭教,脸面尽失,印象深刻啊。”

当年赵志敬恰是主持大阵之人,领着将近百十来弟子不但将郭靖认错成了上山作乱的淫贼,而且还被郭靖一人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,狼狈不堪,备受折辱。要不是因为这件事,全真六子认为赵志敬难堪大任,如今首座弟子的位置还丢不了呢。因此,赵志敬对杨过多有为难,不仅仅是因为杨过顽劣,更有借着折磨杨过倾泻心中对郭靖的怨恨之故。

鹿清笃点头,那日他也被郭靖揣进水里了,记忆深刻,道“师父,既然如此,那姓龙的生辰不在夏日,而在冬日了?清和怎么知道的?”

赵志敬道:“是啊,你自幼入教,教中生活了二十多年都不知道的事情,他陈清和才入教两三年,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挑眉看着自己的徒儿。

鹿清笃道:“难道是知情人告诉他的?”

赵志敬点头。

鹿清笃道:“甄师叔吗?”

赵志敬道:“多半是他,此事事关丘师伯,细说起来,又是一件丢人的事情,清笃,去把门窗关好,为师说与你听。”

鹿清笃依言照做,关好门窗,好奇心大盛。

龙静静看着杨过撒谎,撒谎未遂被戳穿,被戳穿之后抓耳挠腮地认错,脸上的表情一直冷冷的,看不出是因为动怒而面沉似水还是因为不在乎而面无表情。他越安静,杨过的心里越慌张,越害怕,“刷”一下跪在了雪地里,垂目看着地面,不敢抬头。

龙道:“过儿,你这是做什么,起来!”伸手要将人拉起。

杨过诚心认错,哪里肯,挣扎不起,求道:“龙哥哥,我错了,我不该骗你,你罚我吧,可你别气我,别赶我走?”

龙拽他不起,顺势蹲了下来,托起杨过的脸,对他道:“我没生你的气,也不会赶你走,先起来。”

杨过半信半疑。

龙道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跪天、跪地、跪父母,你跪我做什么?过儿,不可轻贱了自己,起来。”

杨过眼圈发红,道:“你是我师父,师长为父,我跪你有什么错,还是说,还是说你••你不要我当徒儿了,龙哥哥,你还要赶我走是不是?”

龙听他这样讲,心中“啊”了一声,哑然失笑,道:“过儿,我忘了我是你师父啦”,手上用了劲力,将杨过强拉了起来,弯着腰为他拍掉膝盖上粘着的雪。

杨过被龙突然一笑弄得莫名,随即想到,是啊,自己和龙的相处真不像是师徒。

龙站直身子面对杨过,郑重道:“过儿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杨过有感龙的体谅和教导,又想起昔日在桃花岛、重阳宫经历,委屈道:“可是他们总要赶我走的,不管错处在不在我,都要赶我走,谁都嫌弃我,谁都不要我,只知道指责我,打我、骂我,欺负我没爸、没妈,看不得有人对我好,动不动就要打死我•••”

龙等杨过讲完了往日酸楚、苦难,才道:“过儿,错在他们,不与他们一般见识了。”

少年意气,心结郁结多年,今日一并从心里掏了出来,杨过反而感觉胸中一片清空,舒服了不少,抽了抽鼻子,对龙道:“龙哥哥,我已经不想跟他们计较了,你教过我的,要心胸宽广。”接着反省道:“龙哥哥,我今日向你撒谎,是我不好,我杨过向天立誓,以后再也不向你撒谎了,就算欺瞒了天下人也不欺瞒你,只求你别生我的气,别赶我走。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机甲战士的修仙录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寰宇乱劫

师爷苏

永恒祭司

素时了了

甜蜜在线连萌

旅行的叶子

逆天狂妻

纤陌颜

史上最强狱长

香猪太太

龙皇古帝

碎梦难圆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